故城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吴某某绑架案例

2015-05-29 11:19:30 来源: 本站

 

绑架罪的客观要件中“其他方法”的认定
——吴某某犯绑架罪
 
【案情介绍】
1、判决书字号:河北省故城县人民法院(2014)故刑初字第130号刑事判决书。
2、基本案情:
2014年1月7日17时许,被告人吴某某为勒索钱财,驾驶雪佛兰轿车在故城县郑口镇幸福路上,将放学回家的被害人魏某甲骗到其车上,向魏某甲询问得知任某某的手机号码后,给任某某打电话索要赎金10万元,并威胁不要报警。1月8日凌晨0时许,经魏某甲姐姐魏某乙与吴某某多次交涉,魏某乙按照吴某某的要求,在郑口镇裘都大道上,将赎金18100元现金及她的步步高牌手机交于吴某某,吴某某得款后驾车逃离。经故城县价格鉴证中心鉴定,该涉案手机价值人民币723元。2014年1月8日凌晨2时许,被害人魏某甲被成功解救。
【审理过程】
故城县人民检察院以故检公诉刑诉[2014]10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某某犯绑架罪,于2014年4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建议本案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本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有不宜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情形,遂转为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故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魏亮、代理检察员王燕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吴某某及其辩护人戴吉锋到庭参加诉讼。
故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1月7日17时许,被告人吴某某为勒索钱财,驾驶雪佛兰轿车在故城县郑口镇幸福路上,将放学回家的被害人魏某甲骗到其车上,向魏某甲询问得知任某某的手机号码后,给任某某打电话索要赎金10万元,并威胁不要报警。1月8日凌晨0时许,经魏某某姐姐魏某乙与吴某某多次交涉,魏某乙按照吴某某的要求,在郑口镇裘都大道上,将赎金18100元现金及她的步步高牌手机交于吴某某,吴某某得款后驾车逃离。经故城县价格鉴证中心鉴定,该涉案手机价值人民币723元。2014年1月8日凌晨2时许,被害人魏某甲被成功解救。
被告人辩称:给任某某打电话不是要十万元赎金,是要两三万元。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索要十万元赎金的证据不充分,应不予认定。2、被告人没有使用暴力、胁迫手段,只是使用的欺骗手段,属于文绑。3、要钱的过程被害人并不知情,获取的数额不大,危害性较轻。4、其绑架的目的是还债,主观恶性不深。5、被告人的家属已经退还了赃款,取得了被害人及家属的谅解,建议从轻处罚。
上述事实,被告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书证黑龙江省铁力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的抓捕经过、故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辨认笔录及照片、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照片、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扣押、发还物品清单、录音资料、手机通话清单、谅解书、被告人、被害人的户籍证明;证人任某某、魏某乙、李某某、张某某、杨某某、马某某的证言;被害人魏某甲的陈述;故城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定结论书等证据相证实,足以认定。
【分歧意见】
绑架罪的客观要件中“其他方法”的认定。
【裁判结果及理由】
故城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2014年1月7日17时许,被告人吴某某为勒索钱财,驾驶雪佛兰轿车在故城县郑口镇幸福路上,将放学回家的被害人魏某甲骗到其车上,向魏某甲询问得知任某某的手机号码后,给任某某打电话索要赎金10万元,并威胁不要报警。1月8日凌晨,魏某甲的姐姐魏某乙按照吴某某的要求,在郑口镇裘都大道上,将赎金18100元人民币及其步步高牌手机交于吴某某,吴某某得款后驾车逃离。2014年1月8日凌晨2时许,被害人魏某甲被成功解救。经故城县价格鉴证中心鉴定,该涉案手机价值人民币723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某某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作为人质,其行为已构成绑架罪,故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辩护人对被告人“没有使用暴力、威胁手段,被告人的家属已经退还了赃款,取得了被害人及其亲属的谅解,应予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其他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人吴某某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4年2月13日起至2020年2月10日止。罚金待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法官点评】
绑架罪构成要件中客观方面表现为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的方法,绑架他人的行为。这里的"暴力",是指行为人直接对被害人进行捆绑、堵嘴、蒙眼、装麻袋等人身强制或者对被害人进行伤害、殴打等人身攻击手段。"胁迫",是指对被害人实行精神强制,或者对被害人及其家属以实施暴力相威胁。"其他方法",是指除暴力胁迫以外的方法,如利用药物、醉酒等方法使被害人处于昏迷状态等。这三种犯罪手段的共同特征,是使被害人处于不能反抗或者不敢反抗的境地,将被害人非法绑架离开其住所或者所在地,并置于行为人的直接控制之下,使其失去行动自由的行为。法律只要求行为人具有绑架他人其中一种手段就构成本罪。
本案的客观方面即这里的“其他方法”。具体到案件中,被告人吴某某先采取欺骗、引诱,将受害人带至偏僻地带,虽并未采取强烈暴力手段,但鉴于受害人年纪小,在实际及自我认知上,都不可能自动离开返回家中。
绑架罪是单一行为,以是否达到控制人质作为既遂的标准。一是我国刑法将绑架罪置于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一章,可见该罪名保护的主要法益还是公民的人身权利,其次才是财产权利。绑架行为直接对公民的人身安全产生极大威胁,将绑架行为的完成情况作为既遂与未遂的标准符合刑法所保护的法益要求。
如果严格从法律条文的规定来分析,绑架罪的客观行为是单一行为,即只要行为人将绑架他人的行为实施完毕,就构成绑架罪的既遂;如果在绑架过程中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将被害人的人身进行有效的控制,则应认定为未遂。至于行为人在绑架他人后是否实施勒索财物或者提出其他不法要求的,是不影响本罪既遂的成立。至于是否勒索到财物或者其他不法要求是否得到满足,更是对本罪既遂没有影响。
绑架罪既遂与未遂的区分标准应以行为人是否对被害人进行了有效控制为标准,也即将绑架行为的是否完成为标准。本案中,行为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对他人实施绑架并且将被害人置于其有效控制下,并获得一定“赎金”,构成绑架既遂。
绑架罪与相关犯罪的区别:
绑架罪与非法拘禁罪。绑架罪与以索债为目的非法拘禁罪之间区别在于:(1)犯罪目的不同。绑架罪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后者目的在于索债;(2)犯罪人与被害人关系不同。前者犯罪人与被害人之间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而后者犯罪人与被害人之间存在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3)犯罪客体不同。绑架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其中主要客体是人身权利,而后者只侵犯了他人人身权利。
绑架罪与敲诈勒索罪。二者不同在于:(1)犯罪客体不同,绑架罪主要侵犯他人人身权利,而后者主要侵犯他人财产权利;(2)犯罪方法不同。绑架罪必须使用暴力、胁迫、麻醉或者其他方法以实力控制他人,使人丧失自由;而后者只能用胁迫方法,既可用暴力相威胁,也可用毁坏财物、揭发隐私相威胁,但不能实际使人丧失自由,或立即使用暴力攻击他人。(3)犯罪被害人不同。前者被害人有二,即被绑架者和被勒索财物者;后者被害人仅为被要挟并被勒索财物的人。
鉴于绑架罪的社会危害性很大,因此法定刑很重,起刑点就是十年以上;“情节特别严重的”则处死刑。对于保护人身财产安全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